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我们走吧(7)旅游

我们走吧(7)旅游
  

  

  我们走吧(7)旅游

  ——钻石口水

  

  

  旅游

  公司开张后不久,大家因为筹备期的忙碌而有些疲惫,于是商议找个山清水秀地方转转,好好的放肆放肆。

  玩,谁不喜欢?于是我们可想见得当时的情况:一群都自以为很有主见的人不断的提议,又不断的被别人否决,不白癜风治疗断的提议,再否决……、我也积极的参加了这场讨论,一刹那间,去那里旅游似乎成为了我们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事情。

  下午,争论结束,没有结果。

  大家继续忙自己手头的俗事,我也瞎忙。打开电脑,翻看自己在一个交友网站上的自我介绍,却很出意料的看到了我大学时出门写生的一张照片,说它出我的意料,是因为我自己都不清楚那是我什么时候发到网站上去的,是我发的吗?我直到今天都很迷惑。

  不过当时去写生的经历我却记忆清晰,毕生难忘。

  当时我本没资格参加那次写生的,我是学服装设计的,写生的班级却是工艺美术的,我私自做了决定,骗了爸妈,和带队的系主任搞好了关系,就这么随队上路了。

  我们的目标是张家界,时间是为期一个月。

  一个月的自由啊,这对当时我们这帮半大孩子来说是个怎样的诱惑啊。而且最让我感到快乐的是,在学校的好些公认的缺点,一出了门却几乎要变成了优点。比如我在学校爱带头闹事、爱打架,在出门后就成了勇敢、胆大的代名词。试问出门在外,哪个女孩子不爱和有这些优点,而且甚至还当了几天兵的男孩子套近乎,来换取一点并不存在的安全感呢?反正和我一起出门的女孩子都让我享受了按摩、牵手、揽腰等等“优待”,这种日子对当时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啊!值得一提的是,我的绘画成绩在后来同系的人中间可说是进步神速的,这当中不得不说有MM们陪我写生的功劳。

  尽管写生给了我极大的表现个人英雄主义的机会,但还是美中不足——带队的系主任是个30多岁中科携手共抗白癜风的古板的人。当然最后这个系主任也被我们改造了,这个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的北方人,在写生开始3天后,他已经学会用重庆话骂街了,虽然只是几个简单的词,但从中可见三儿的能量有多大(三儿也是当时写生队伍中的一员)。

  其实哪里在写什么生啊?每天规定的作业完成以后,剩下的就是玩了。我们从水路出发,在朝天门上船,沿长江下行,又沿乌江上行,最后在一个叫做龚滩的古镇靠了码头。脚踏实地以后,我们又从酉阳、秀山、边城、凤凰一路走下去,最后到了我们的目的地——张家界。到张家界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2:00了,一帮两个星期没洗澡,活象盲流的人满世界的找旅馆并住下,然后期待着第2天的旅程。

  说到旅馆,我觉得写生一路上我们投宿的各类招待所、路边店等等简直都有特色到了极点,已经到了“我不能说我不想说但又不得不说”的地步。我将这些投宿点的特色罗列如下:

  最便宜的招待所:边城(就是沈从文的那个“边城”)粮食供应所招待所,一人1块5毛;

  最恐怖的招待所:龚滩粮食供应所招待所,不但有山猫等野兽出没,半夜还有民警查房;

  最舒服的招待所:酉阳县粮食局招待所,离招待所5条街的地方居然有公共浴室,真是太豪华了;

  最宰人的“饭店”:张家界某山头上的“天生桥大饭店”,里面的服务人员都长的象老电影里的土匪,而且饭菜住宿价格惊人,住的那几晚上我总是在午夜梦回时,以为自己误入了《湘西剿匪记》中“钻山豹”的匪穴!!!

  最脏的旅馆:其实当时没有什么比我们自己身上还脏了;

  最让人留恋的旅馆:德夯镇的粮食局招待所,因为我有机会分两次躺白殿风在两个MM的大腿上享受按摩,而且我们的系主任在这里跟三儿学会了说“你妈卖B”!

  综上所述,我们可以发现我们老住粮食局招待所,那是因为在那些贫穷的地方,能提供粮食、能把粮食换钱的人才是最富裕的人。我也因此总结了一条:要看一个地方是以什么为支柱,看看它的招待所就知道了。

  快乐的时间很容易过,快到重庆的头两天晚上,大家的心都恢复了常态,我依然是女生眼中的“坏学生”,系主任也重新起了他的普通话。这一切在我意料之中,我很坦然。

    

  

   

  联系方式:(电话)13320266590|(Email)eardrum@163.com|(OICQ)8526152|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