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玫瑰花妖 ytazzsty

在一个被遗忘的国度,有一个玫瑰花妖。没有人知道他的年龄,也没有人见过他的容貌,相传是一个极美的男子。他拥有一片很大的领土用来种玫瑰,无边无际。他每年都会种一朵玫瑰,他领土内的玫瑰只要种下,就不会枯死。他领土内的所有东西几乎都是玫瑰花瓣做的。就连土地,也铺满了厚厚的一层玫瑰花瓣。   

  他的饮食,也全是玫瑰花瓣。因为玫瑰花妖,整个国度都弥漫着玫瑰花香。这个国度被誉为玫瑰国。   

  一天,玫瑰国来了个严肃又很憔悴的年轻人。年轻人来到茶楼,打听关于玫瑰妖的事。   

  听说了吗,国王把那个最好看的主给了花妖。   

  听说了,花妖要了吗?   

  不知道,听说要了,还不知道国王提的条件。   

  年轻人走到近前,问玫瑰花妖的住处。众人告诉他,必须得送给花妖一个绝美的女子才能见到花妖,而花妖如果接受了就会答应女子任意一个条件。年轻人皱着眉,不知道从哪弄来女子,也不知道花妖会要什么样的女子。众人又说,没有女子,你是见不到他的。有个人的老娘快饿死了,儿子带着他娘在花妖的门前跪到死,花妖也没开门。年轻人问,就没有例外么?有个老人说,有。我听我爷爷说,有个人的儿子得了怪病要死了,他们一家带着儿子跪在花妖门前,说以后生了女儿就送给花妖;如果自己生不了女儿,儿子生了女儿就给花妖;如果儿子生不了女儿,就把儿子的儿子的女儿给花妖。如此欠着。然后花妖就治好了他儿子的病。他们的女儿刚生下来就被花妖抱走了,他们两口子连看都没看到女儿一眼。可怜啊。   

  年轻人来到玫瑰花妖府前,叩门无人开。路人告诉他门是扣不开的,如果花妖想见他,自然会给他开门。年轻人问,怎样才能让花妖知道自己的心意。路人说,带一个美丽的女子来,门就会开,然后让女子同花妖说。路人又说,看你这样肯定是有求于花妖,你可以先把家里美丽的女子许给花妖,不然你肯定见不到他。花妖心肠硬着呢,只要没有女子,哪怕全国的人都死了他也不在意。年轻人问,那要怎么让花妖知道。路人说,对着门喊就行。   

  年轻人想起来临行前病重的母亲的嘱托:在一个被誉为玫瑰国的遥远国度,有一个玫瑰花妖。你一定要找到花妖,求他来见我。我的病,自然会好。   

  玫瑰国对大多数人而言是一个传说中的理想国。这里没有战乱没有疾病没有悲伤,因为有一个无所不能的玫瑰花护肤不能忽视死角妖守护着这个国度,他会答应世人的一切请求。他心肠慈软,嫉恶如仇,收留孤儿,照顾老人,如同现世菩萨。民风也因他而纯朴,国人善良热心,路不拾遗。到了这里后,却发现传说只对了一半,国人的确很纯朴,花妖却不是善良。年轻人很失望,也很无奈。做为孝子的他,是一定要请到花妖的,无论付出多大代价。   

  年轻人对着门喊:玫瑰花妖,我不管你是怎样的一个妖,我请求你去见我的娘亲。无论你提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。   

  玫瑰花做的大门缓缓打开,年轻人迈进去,感觉一脚踩到了玫瑰花上,很柔软。年轻人沿着玫瑰花铺的路向前走去。走到一个小亭子前,看到一个人躺在吊床前。年轻人行了礼,问阁下是否是玫瑰花妖。对方没有回答,而是问年轻人的名字。年轻人说我叫树。玫瑰花妖说,你的杭州最好的白癜风医院电话母亲我暂时不忍相见,你先走吧。   

  树向花妖告辞,向门外走去,目不斜视。其实,树连花妖的长相该如何正确的对待白癜风都没看清,只是低头行礼山西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在哪。   

  树回到客栈,打听着关于花妖的传闻。玫瑰是雌雄同体,所以花妖没有性别,但他似乎只爱女子,人们推测他是男子。众人知道树见到了花妖,纷纷问树花妖长得怎样。树说,长相没看清,只看到大概的轮廓,很清瘦,看不出来男女,但看着像很年轻。众人说,花妖大人法力无边,肯定是永葆青春的。树说,声音也听不出男女。若说男子,太过温柔;若说女子,又不够细腻。若是个男子,必定是及其温婉;若是个女子,则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。众人又说,花妖大人是雌雄同体,声音也可雌可雄。   

  树在客栈等了几天,等不下去了,又去拜见花妖。花妖正在亭子里自酌自饮,花妖打手势让树坐下,给树倒了杯茶喝。树还是只低头看茶,不敢斜视,两个人就那样坐着喝茶,直到太阳西斜,树忍不住了,动了动嘴,才开口说道,我的母亲,时日已不多,还不知花妖大人何时能相见。花妖说,你先回吧。   

  树到家时,花妖已经到了。树的母亲叫玫瑰。   

  你来了。嗯,我来了。你终于来了。你可否怪我。不曾;我结婚时你说会来看我,你未来;我生孩子时你说会来,你没来;孩子周岁时你说会来,你还是儿童饮食不合理当心白斑没有来,现在你终于肯来了。这次不来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你了。是啊,我老了,要死了,而你,还是那么年轻。再年轻的面孔也抵不住苍老的心。你在人们的心里没有衰老。我早已在自己的心里老去,长寿的代价是沧桑。你可曾想我?无时无刻。为何一直不曾来见我?没有理由,没有身份。朋友不算么?什么朋友?好朋友。君子之交淡如水,你心里有我,我心里有你,这就够了,何必再见?我想看你一眼。相见不如不见,何必?你的生活,还是如故吧,几千年不曾变。如故,一切如故。   

  树端来茶水,给二人喝。待二人喝完,树把花妖喊出去。临走,玫瑰喊住花妖,晨,我一直都不在乎你是男是女,是人是妖。花妖依旧微笑着答道,我知道。我知道你并不在乎我是男是女是人是妖,只要你爱了,无论多少风雨险阻你都不在乎,而我,只是你不爱而已,仅此而已。   

  到了院子里,树见无人,向花妖跪下,求你救救我的娘亲。花妖说,生死有命。树说,我知道你有这样的本事,我看的出你和娘亲是故交,你可以为了利益救一个与你毫不相干的人,为何不能救故交?花妖说,故交又怎样?树说,娘亲死了,您也会很伤心吧,何不以微小之力免自己余生伤悲?花妖说,怎样都是伤悲的,不如无作为。树说,你就这样的冷酷无情吗?娘亲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,我不能没有娘亲啊。花妖说,跟我无关。树说,我愿意用我的生命,换我娘亲的,求求你可怜可怜我。话说着,早已哭泣跪下,拉着花妖的衣襟,痛哭流涕。花妖说,然后,让你母亲像你这般痛苦的活着?树听后,醍醐灌顶,颓废的坐在那,不知所措。口中喃喃,真的无救了吗?真的没有办法吗?花妖看了他一眼,俯下身去在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,直走过去,树看着花妖的背影喊道,娘亲都这般年纪了,你又何必?花妖轻轻叹息,说,与年纪无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