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丽江因她而性感

丽江因她而性感
      
   
    又,我为什么要说又。
    —题记
    1
    一年前。
    她失恋,我失业。
    阴天,在她租的屋子里,我们两个静坐着仿佛是两具石雕。
    “第几次了?”我问。
    “第七次,”她笑笑,笑得很苦,“我总是重蹈覆辙,不说了,你呢?”
    “第一次,感觉很是不好。”
    “失啊失啊的就会习惯的。”
    我递给她一支烟,点上。屋子里烟雾开始升腾。
    “你啊,以后少抽点烟,小心找不到女朋友。”
    “还不是你当年教会我抽的,你得付全部责任。”
      
    2
    和她认识是在我初三的时候。我那时热心于维护一套所谓的地下秩序,整天为此而奔忙,认了一个大哥,她就是当时我大哥的女朋友,认识她的时候她比我大三届,念高三,考试近在眼前,两人的形势都不容乐观。第一次见面,我叫她大姐,她笑笑,踮起脚,摸摸我的头发,说,乖   几个月后,那位大哥就进了局子,我们这一群乌合之众也就烟消云散了。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顺利地进了高中。从前一起“出生入死”的兄弟都不知去向,很奇怪的是我和她倒一直没断过联系,直到现在。她教会我怎么和老师糨糊,怎么抽烟喝酒,怎么追女孩子。在我一次又一次地追女孩子的同时一次又一次地听着她失恋的故事,直到现在。
      
    3
    “我想去一个地方静一静。”她把这句话说得很慢,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,想必是考虑了很久。
    “哪里,要去多久?”
    “云南,丽江。”
    “你以前去过。”
    “对,正因为去过才去。”
    她去丽江旅游的那一年我高三。她回来之后向我描述了那里的美妙风光,连续好几个礼拜她都念叨那次在我听来并不是非常有趣的旅行。
    不过我倒是开始关注这个古城起来,在书店,在网上,总是有意无意地看看这方面的消息,尽管我穷得连杭州都去不起。前不久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这样一句话,“你可以说你要去丽江,去马尔代夫,去西藏,但事实上你也许只能到市郊的一个二流度假村惭愧惭愧。”我虽然不是非常想去丽江,但我看到这句话时,尽管自己并非身处市郊二流度假村,还是惭愧了一下。
      
    4
    几天后的深夜,她发来短信,“你也许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了,陪我去丽江吧。”
    我的确也许是她唯一的朋友了,因为我知道她没有同性的朋友,大概是她长得太漂亮的缘故。
北京专业治疗白癜风医院    不过我回了三个字,“我没钱。”
    那天晚上她没有回我短信。我想了很久,打了个电话给小五。
    小五这小子也去过丽江,回来之后的情形和她差不多,激动得要死,仿佛刚刚见过上帝一样。
    不过他劝我别去。
    “为什么?”
    “直觉。”
    “男人的直觉可信吗?”
    “你有没有听我用直觉和你说过话?”
    我想了一想,“没有。”
    “那你说可不可信?”
      
    5
    星期六的上午,我又到她那儿去了一次。我由于失业有的是时间,可她不同,所以见面还是要等到双修日。
    “钱不是问题,我就问你一句话,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?”
   白癜风是否可以治愈 “让我再想想。”我点上一支烟,抽到一半的时候,她也许是等不急了,一下把我的烟抢走,猛吸两口,再手指一弹,烟头的猩红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,然后在地上溅起几粒火星。
    “好了,烟抽完了。”
    女人固执起来有时候比男人还可怕。
    “到底要去多久, 上次你没有回答我。”
    她定定的看了我一眼,眼睛瞪得大大的,就像漫画里的一样。“不知道,也许会是白癜风诊疗目标一辈子。”
    其实我早就料到了。一次看似旅行的出走,或者说是永久流放也没关系。
      
    6
    星期一早上九点的火车票,先到四川,再转飞云南。
    我整理好东西。带了几本王小波的书,因为他让我认识到自由的可贵。
    记得很小的时候听过一个传说,说是上帝要让一个城市毁灭,有一只小鸟是神的使者,他认识城里一个会听懂动物语言的人,他想救他,于是就把消息告诉他的那位朋友,并嘱咐他无论发生什么事,千万不要回头。那个人就带了他的家人一起走,当天晚上,山崩地裂,他的老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一下子变成了石头。
    我仔细整理了一遍东西,特地回了趟家和父母吃了顿晚饭。随后,我发现自己似乎不可能放开这一切。一回头,一切也许会随之而改变。
      
    7
    时间在分分秒秒地逼近。
    打她的手机一直是关着的。
    “我等你。”那天临走时她对我说。
    我回头看了一眼,她斜靠在门上,神情有那么点兴奋,也许是我刚刚答应她的原因。她见我回头,又笑了笑,嘴角露出两个圆圆的小酒窝,说了声“再见”。那一刻,她真的好漂亮。也许她一直是这么漂亮的,只不过,我平时都没有发觉罢了。
    我最终还是在这里打这篇东西,而不是在丽江用清清的冰山融水刷牙洗脸。
    这一年来都没有她的消息。也许丽江因她而会变得性感。但我还没有看到。
    “会有机会的,我有个计划。”小五对我说。
    “也许吧,我又要去云南丽江?”
    “你去过那儿吗?”
    “没有啊。”
    “那你为什么要说又呢?”
    “有吗?我有说了又吗?”
    -----为了忘却的纪念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返回列表